温州翻译公司,温州翻译机构,温州日语翻译,温州韩语翻译,温州英语翻译,温州翻译招聘

温州翻译公司 温州翻译公司 温州翻译公司
123

金色家园南区管理陷困境:物业酝酿退出 业委会辞职

温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,版权归温州新闻网所有者,转载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!

小区里不少绿化带裸露着泥土


金色家园南区未能得到修理的公共座椅



温州网讯 今年以来,市区奔驰商厦、垟儿小区等多个小区因物业退出导致管理陷入困境。近日,市区金色家园南区也在发生一场看不到赢家的尴尬博弈:业主高呼维权,60%不缴费;服务了12年的物业公司晒出8年账目明细,称前7年利润不到12万元,去年还被欠着30多万元物业费;而业委会成员自认无力应对困局,集体辞职。

物业管理费不缴了

小区草皮秃了、公共椅子破了

物业和业主越闹越僵了

市区金色家园南区于2004年建成投用,是商品房楼盘,共有住户335户。日前,记者看到该小区内亭台楼阁一应俱全,公共场地虽小,但绿化明显是经过设计的,看起来比较雅致,还有老年俱乐部、儿童游乐设施等。可记者也发现,小区里不少草皮秃了,公共椅子大都已残破。

业主朱阿姨(自小区建好入住至今):我们小区以前是精品小区,环境很好,像小花园一样。那时保安也热情,住户手里提着重物都主动上来帮忙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东西破了都没人修,小区里找不到一张好椅子,坐都没地方坐。保安都不理人,冷冰冰的。

业主陈先生:

原来大家缴物业费很自觉的,自从去年我们建了业主群,透露物业和业委会的不少问题,很多业主就不缴物业费了,我也还没缴。

小区物业管理处负责人蓝女士:

本来去年我们就计划跟小区业委会组织动用维修资金刷补外墙,同时将破旧的小区公共座椅等进行维修或更换,部分绿化枯死的地方也会整合小区资源进行修复。但去年下半年业主一闹,物业费都不缴,我们就不敢投入资金了。将心比心,工作人员去催缴物业费、维修资金签字也多次被拒,业主态度不好,保安等工作人员的心也会变凉。

多位业主:

去年隔壁北区粉刷了外墙,我们小区不少业主也要求刷墙。但是业委会说没钱,得动用维修资金。

业主王阿姨:

后来有业主发现小区是有不少公共部位经营收入的,可业委会却说都给物业公司了。问物业公司,又称是合同上写明公共部位收益补贴物业费。想让物业公布这些年的账目,物业又说他们是包干制物业,法律规定不用公布。但是我在这小区住了五六年,从来没听说过公共部位收益这事儿,其他很多业主也不知道,于是一些业主就自我维权,觉得业委会没监督好,物业侵占了小区财产,事情越闹越僵。

物业公司晒账本,表示将退出

称前7年利润不到12万元

去年还被欠着30多万元

2006年,温州星河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星河物业)作为前期物业进驻管理,2009年该小区第一届业委会成立后签订了物业服务合同,物业收费标准为:小高层住宅每平方米1.1元/月,多层住宅每平方米0.8元/月,商业店铺每平方米2元/月。但是近日,星河物业却在小区里贴出公告,表示:“由于小区物业成本逐年增加和部分业主不及时履行缴费义务,导致物业企业的收入不能保障正常物业服务的成本支出……为此,出于经营和风险考虑,决定于5月31日24时退出该小区。”

该小区物业管理处出具的2009年至2015年账本显示:每年利润为+58269元(2015年)+60402元(2014年)+47421元(2013年)-64051元(2012年)-79758元(2011年)+24544元(2010年)+72805元(2009年)=119632元(注:其中“-”意为亏本)。星河物业有关负责人表示:以前该小区物业费缴费率还是比较高的,都在90%左右。但即便这样,7年总共才赚了不到12万元,平均每年才赚1万多元,这么薄利的买卖现在谁还要做。去年因为业主与物业闹矛盾,60%的业主物业费都还没缴,欠了30多万元物业管理费。

根据物业提供的账目明细,该小区的物业收入由两部分组成。一是业主支付的物业费,1年共计65.4万元;二是小区的多种经营收入,1年总计可达14万至20万元不等(每年租金不一,收入有波动),包括车辆保管费、经营用房租金、广告费、场地管理费四部分。按此计算,如果管理及收费状况好,该物业全年收入应该是79.4万至85.4万元。但是,该小区一年的开支也不少,开支包含人员工资福利、公共设备维护费、清洁卫生费、绿化养护费、办公费、税费等六部分,以2016年为例,全年高达70.43万元。

星河物业有关负责人透露:“我们每年都有5%~10%的物业费3万至6万元是收不过来的,那么一般年收入就是73万至76万元。这样减去开支就只有几万元的利润。然而现在业主要求拿回物业公共部位的收入,这就是少掉十几万元的收入。这样的话,我们肯定是大亏的,根本就做不下去。”

“赶鸭子上架”吃不消?

业委会决定集体辞职

小区管理接下来怎么办?

该小区大门墙上,在物业退出公告旁边贴着的就是“第三届业委会辞职”公示。该小区业委会成员为何集体辞职?第三届业委会主任林先生表示,他们这届业委会是2015年下半年“赶鸭子上架的”,往届没有留下账本或合同,对于小区公共部位收入给物业公司补贴物业费的事情他是知道的。但是因为上届也是这么做的,而他们对相关的物业法规也不大清楚,平时物业做得还可以,所以就很少过问。“我们小区业委会自己的收入很少,仅一个小区俱乐部的收费,也是去年才开始,每月800元,一年才9600元,其中每月还要拿出200元补贴清洁工,因为他们打扫俱乐部得另外加钱。”

他告诉记者:“我原来没想到物业的事情这么复杂,这么专业,其实我对这些没有太清晰的认识,只能让贤给有能力有公益心有时间的业主去做。”

该小区所在的鹿城区南郊街道三板桥社区书记卢晓敏说,因为物业公司5月份将退出,根据相应法规,目前当务之急是尽快成立新的业委会,但最快也需一个多月,然后再选聘新的物业公司进驻管理。“否则小区将出现垃圾没人清运、公共设施没人维养等问题。其他的只能待应急之后再慢慢处理、整顿。”

小区纷争的背后,到底问题出在哪里?《代表在线》栏目将继续关注。

来源:温州都市报

记者张新彤/文

记者王诚/摄


分享到:

热门城市:
区县翻译 :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